点击加载图片

这几天,一款医美届的“明星产品”成功引起媒体关注,冲上热搜——水光针,“3支水光针里,可能只有1支是正品……”。这事有点吓人。

在医美届,水光针主打补水美白,主要分为“注射水光针”和“无针水光针”。市面上,一支水光针的价格从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,一个疗程一般需注射3至4次。

有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注射针剂的医美用户中,34%的用户接受过水光针注射,且有58.8%男性医美用户曾接种水光针。其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,注射者为此支付的价钱也不难想见。

如今,1/3的正品率不知得让多少打过这针的人默默摸摸自己的脸

这一消息足以让网友炸开锅——

“感觉交了智商税,打完一个疗程没任何效果”;

“真的是暴利行业,希望有关部门能严查”;

“你们不懂,这叫医美盲盒”;

“拒绝医美,自然老去。多运动,多睡觉,多喝水”;

……

龚先生打开某电商平台,搜了搜“水光针”,结果真是眼花缭乱:水光针自打仪器品牌不少、售价不等,多的有几千人付款(购买),少的也有上百人付款……

点击加载图片

商家打出的水光针宣传广告。图源互联网

近年来,“颜值就是正义”似乎得到不少人认同。相应的,医美、微整等不再是明星的专利,不再是一些确有身体缺陷、被烧伤烫伤群体的需求,而是越来越成为一种“大众需求”,甚至高考过后,考生们都能掀起一波“整容热”。

“好看的皮囊”,无疑是所有人都想追求的。只是因为每个人经济实力的不同、认知的不同,追求的方式和能力也不同。以变美为目标的医美产业注定潜力巨大、“钱途”无限。但必须正视的是,种种乱象是其发展路上最大的绊脚石,水光针只是冰山一角。

现实中,微整成“危整”、“美容”变“毁容”的事情不时发生,有的明星从此星途暗淡,有的人甚至再也没有醒来。

因为不少求美者忽视了医美的风险。

就像有业内人士所说,医美是医学行为,医学的核心是安全。说得难听些,要是去看病、做手术,有多少人不去正规医院而选择“黑诊所”,或者网上买点工具、在家“自助”?

点击加载图片

根据我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、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,不管是医美机构、从业医生、医美药品产品,都有明确的准入门槛和要求——医美机构要经过卫生行政部门审批;负责实施医美项目的主诊医师要有执业医师资格,要有相关临床学科工作经历,要经过医美专业培训或进修;进口的医疗器械应当有中文说明书、中文标签等。

可现实中,这三项都有可能是假的。

医美机构可能压根儿并未取得相关资质,或者有部分资质但进行着超范围经营;“主诊医生”很可能没有执照,而是几天培训速成的或者“自学成才”的;药品、产品就更没谱了,“3支当中有1支正品”或许不是最严重的,还有“护肤店里查出兽用注射器”“成本不足1元售价上千”……

就像一些网友所说,这些都要消费者去鉴别吗?监管去哪儿了?

尤其是那些冒牌的、杂牌的,甚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藏身居民小区、写字楼的,由谁监管、如何监管,卫健、市场、公安、质监等部门如何分工,都是问题。

同时,监管面临着不少新问题。比如,有些医美企业、美容院等通过新媒体平台贩卖容貌焦虑,进而带货、引流;有的是熟人推荐,销售网隐蔽。

我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颁布实施至今已近20年,而这期间,现实生活发生着巨大变化。相关修订工作近年一直在进行,但尚未完成。

点击加载图片

女子美容变“毁容”,花费6万多元整成“朝天鼻”。图源互联网

医美的坑,不能一直这么坑人。

正视越来越多人对美的追求,用正规机构、正规产品、正经医生,用合理公道的价格、服务,满足人们的需求,需要监管给力、行业自律,需要畅通相关的监督、举报渠道。

不久前,国家卫健委等八部委联合印发了《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》,重点为严厉打击非法开展医疗美容相关活动的行为、严格规范医疗美容服务行为、严厉打击非法制售药品医疗器械行为、严肃查处违法广告和互联网信息。希望类似行动,能让求美的路更安全、更顺畅。

话说回来,接受真实、自然的自己,也挺香的。